示威持續100天 社區領袖自言跌眼鏡 究竟何時才會停下來


昨天(4日)是波特蘭示威的第100日,黑人社區領袖向媒體表示,他們都感到驚訝示威能持續這麼久,他們原以為很快就會結束。
一直留意這場民權運動的一名社區領袖指出,不單是示威,暴力場面也連夜出現,他說這確實令人感到失望,但卻不減民眾對黑命貴運動的熱誠。他指出,參與暴力的大都不是黑人,他們似乎主要是白人,而且是來自外州的白人。
波特蘭市非裔女議員哈迪斯蒂亦就這發表了聲明:對本市來說我們已辛苦了100天。但我想提醒大家,生活在美國的黑人,他們生活就是經常這樣的疲憊!
哈迪斯蒂在聲明中提到自這場運動開始至今,已為社區帶來了改變,這包括取消並重組減少槍枝暴力小組、將警察部門削掉的1,500元重新投放入社區,也將為非裔年輕人和露宿者設立撥款基金。哈迪斯蒂形容這只是一個開始。
為了紀念這100天的運動,今天在市內多個地方都有支持「黑命貴」的活動。
有很多民眾都在問:幾時這場示威才會完呢?
本地一名社會運動家卡梅倫·惠頓(Cameron Whitten)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大家不應問何時示威會完?反應問黑人鄰居的痛苦何時會結束?
他說,黑人的生活被撕成碎片,每天要面對被房東驅逐、面對因醫院失職而死,而往往這是可以治療的,可預防的。但我們從未問過,什麼時候這些才會停止?
惠頓指出,看到示威中的暴力和物業被破壞的場面,內心感到難過,但這不應作為停止爭取種族公平的理由。我們必須繼續關注“黑命貴”的問題。
在示威的持續聲中,這名多年來關注黑人社區的惠頓在另一邊廂,悄悄地透過他一手創辦的黑人抗災基金,直接改變了很多波特蘭市黑人的生命。截至這周,已有超過12,000名善長捐出了165萬元來協助社區中有需要的黑人,而申請援助的黑人已有過萬,基金會向每人派發300元,用作支付租金或買食物等。
惠頓表示,當初他估計能籌到約5,000元,但弗洛斯德的死後,想不到有麼多人關心黑人社區,也想不到在少於28天就籌得過百萬元。惠頓說曾接受過幫助的,大多是已被社會遺忘的一群。
惠頓心明遭受創傷和需要幫助的感覺,因為他在年輕時就已嚐過無家可歸的滋味。
他說:“我是受虐兒童,無家可歸的倖存者,還是一個年輕的酷兒黑人,居住在有著悠久的種族主義歷史的俄勒岡州。”
他憶述當年在高中畢業後到達波特蘭,在庇護所和中途住房渡過了幾年時間,曾有兩個多月時間,他每晚都在擔心會否被趕離庇護所,但就是因為波特蘭市的慷慨精神,他從未被拒之門外。
憑他一直的努力,惠頓在波特蘭州立大學獲得了學士學位,並正在供讀碩士學位,曾參選波特蘭市長,多年來一直積極為社區服務。
他讚揚社區的支持令到他生活有改變,而這也激勵了惠頓繼續回饋。多年前,他創辦了非營利機構Brown Hope,目的是要為黑人社區提供一些長期的幫助;而同是他創辦的黑人抗災基金則是提供一些緊急的援助。
惠頓表示黑人抗災基金只能向個人提供最高10,000元的幫助,目前籌得的百多萬元亦只足夠向5,000人發每人300元的援助,所以仍需努力,目的是要為每名有需要的波特蘭市黑人都得到一些實質上的幫助。http://xn--blackresiliencefund-po14a882eqr8dxi8axl3efwwas3qth5fr15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