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威脅停向波特蘭發撥款 他有權這樣做嗎


(本報綜述)上周三,特朗普簽署了一份長達五頁的備忘錄,要求所有聯邦機構向白宮管理和預算辦公室提交報告,詳細說明哪些資金可以轉用,特別是對紐約、華盛頓特區、西雅圖和波特蘭的撥款。總統威脅停止向這四個城市撥款,因為他們使用聯邦撥款,允許無政府狀態、示威暴力及破壞財產!特朗普:我的政府不允許聯邦稅收資助那些無法無天的城市!
有專家指,特朗普這做法是在踏鋼線,迫那些不服從他指令的城市跪低!
在備忘錄中提到,波特蘭市在過去80多天,州和地方官員允許暴力無政府主義者非法騷亂,並在街上從事犯罪活動包括破壞財產。而在這段時間,波特蘭的州和地方官員沒有採取足夠的行動來保護聯邦法院,並拒絕聯邦執法人員的協助。
特朗普要求所有聯邦機構“必須詳細說明劃撥給西雅圖、波特蘭、紐約和華盛頓特區的所有聯邦資金的用途及去向。”與此同時,特朗普還要求聯邦總檢察長巴爾(Bill Barr),在14天內整理出一份除上述四個城市外的“無政府主義管轄區”城市的名單。
預算辦公室主任沃特對《華盛頓郵報》說:“為我們的城市提供資金的美國納稅人應該得到當地城市官員的保護。“另一位高級官員也表示:“納稅人不應該為地方政客的失職買單,特朗普總統正在確保納稅人的錢不會被無法無天的市長浪費。”這名官員說,其他城市的名單將根據司法部的意見定期更新,聯邦機構將在適用的情況下修改撥款條件,以維護法治。
波特蘭市在2020-2021年度財政預算為56億元,因疫情影響下削減了5,900萬元預算,而每年本市接受過千萬元聯邦撥款,資助本市的公共安全、公園康樂、交通運輸及其他等範疇。作為名單上最小的城市,波特蘭在2019財年獲得的聯邦資金超過2.52億元。
波特蘭惠勒市長在周四聯同其他三個城市的市長在一份聯合聲明中提到,在沒有白宮太多領導的情況下,全國的市長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們的城市以及我們所代表的數百萬美國人都不是特朗普總統的政治抵押。”
本州的民主黨參議員懷登(Ron Wyden)稱總統的行動“顯然是非法的”。他指波特蘭並不是特朗普的棋局中的一隻棋子。
究竟總統是否有權力撤銷撥款呢?答案是:沒有!因為決定權在國會。
憲法學專家蘇(Richard Su)和專門研究聯邦撥款的華盛頓律師沃特斯(Edward Waters)指出,對政府來說,更明智的策略是改變未來的撥款的評估標準。 沃特斯說:“根據憲法,負責稅收和支出的政府部門是美國國會,而不是行政部門。”
在過去的50年中,“撥款”一直是聯邦政府實施聯邦政策的主要手段。但只有國會才有權力決定撥款資助那些計劃。
蘇和沃特斯均指出,總統不能使用資金來迫使地方政府強制執行他的政策。蘇說:“特朗普是在踏鋼線。”“他要嚴懲那些城市,要他們跪低。這樣強制性的做法,就是違憲。”
聯邦政府通過多種方式為城市提供資金,聯邦政府的70億美元中,資助的項目涉及臨時協助貧困家庭、教育、幼兒發展、醫療援助等。即使資金通常由國會批準,政府官員也可以試圖取消部分項目。
奧巴馬時期任職預算局高級顧問的貝格表示,任何資助受限制的城市都可立即起訴特朗普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