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波特蘭變垃圾城  市長促各部門攜手清潔波特蘭


(本報綜述)波特蘭市長泰德.惠勒早前被邀在城市會所中演講時提到多個正在困擾著波特蘭的問題,包括露宿者、槍枝暴力、示威和垃圾。
其中垃圾問題之嚴重情況,除了影響市容外,還危害到本市的衛生安全。市長指,政府現時在街道上所清理的垃圾數量,可以說是歷史性的多。要求市政府協助清理垃圾和塗鴉的請求,亦比前多了超過300%。
市長在演講中說:我非常興奮地宣佈,市政府正式啟動「清潔與綠色倡議」(Clean and Green Cleanup Initiative),領導這工作的是前市長森姆.亞當斯。
森姆.亞當斯被惠勒市長邀請,重返市政廳工作,主要針對本市的“宜居性”問題,亞當斯在本年一月正式上任後,隨即投入工作,甚至親自在街上檢垃圾,又積極與社區聯絡,了解實況,就上月他就親臨翡翠區,聽取商家們的故事。憑著他過去在市政府工作的經驗和與商界的良好關係,亞當斯更為這項工作籌募經費,並已經得到哥倫比亞運動服裝公司的總裁博伊爾支持,捐出了10萬元。
惠勒市長提到,他正在召集所有市政府和地方機構,包括都會局,波特蘭港口局和俄勒岡州運輸局等,聯手清理波特蘭。市長亦提到會在市政府的預算中擴大多個衛生計劃,包括增加露宿者營地及其周圍的垃圾收集服務等。
究竟波特蘭的垃圾問題如何發展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垃圾城呢?
一名在59歲的波特蘭市居民表示,他從來沒有見過波特蘭到處都是垃圾的,他指出波特蘭市給人的印象是好山好水,風景漂亮的地方;但目前這已被一堆一堆的垃圾取代了。
隨處見到的垃圾還包括有被掉棄的車輛、破舊的傢俱,它們被棄置在路旁、公園內、商場商舖外等。
原來本市依靠一個極不尋常,且分工極細的衛生系統來維持清潔的。
一個滿瀉的垃圾箱,應該由誰來清理呢?可能是Tri-Met 或是環保署,又可能是公園康樂署,視乎垃圾箱的位置。至於拖走棄車,可能是運輸局又可能是發展局的工作。那些在84公路沿路的垃圾,例如帳篷、輪胎或沙發呢?可能是都會局、運輸局、鐵路公司或是負責露宿者營地的機構。
總括來說全城有最少10部門和機構有份負責維持本市清潔的。官員指出,就是沒有人在中間進行協調的工作,也沒有部門或機構把清潔這工作看成首要的任務。在疫情之前就已經處理得不好,到了現時,機構中的官僚作風已令情況到達了不能容忍的地步。
本市出現的住屋危機令到露宿街頭的人愈來愈多,垃圾堆積的情況已超越了清理人員的能力;一向有囚犯進行清理的,但因新冠疫情被禁出外工作。
負責清理亂扔垃圾和清理街邊非法垃圾的工人也因疫情減少了工作,導致路邊,商業區和民居到處堆滿垃圾,有指這些垃圾大部分是被居住在附近房屋和公寓的居民,非法丟棄在街上的。
有參加清潔行動的市民義工表示,要清理的垃圾數量頗嚇人,情況就連義工也感到沮喪,不知應從那開始。
市長希望有更多的市民能走出來,捲起衣袖,參與全城的清理行動,市政府將與非營利機構,社區組織和街坊組織合作,落實各區的清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