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蘭市長選舉首場電視辨論 示威 警改 疫情 街友成主要話題

(本報綜述)8日晚,波特蘭的兩名市長候選人參加了8號電視台和俄勒岡人報主辦的首場辨論會,惠勒市長競選連任,而對手是一名小企商人莎拉.伊安娜(Sarah Iannarone)。
本地媒體對這場辨論的評價是:打平手!
惠勒市長和伊安娜只能用不超過一分鐘時間,分別談及或駁斥對方有關示威,疫情和重創的經濟等議題。
在辨論中惠勒市長捍衛了自己的記錄,稱他目前正在優先幫助波特蘭市中心的企業,並堅稱他可以結束暴力示威;而挑戰者伊安娜則表示,她將為政府帶來新的聲音,並認為警暴而不是示威者,才是最嚴重的問題。
市長擋住了對他在處理街友、警務和其它政府問題上的抨擊,轉而聚焦在已進行了數個月仍未停下來的種族主義示威暴亂和推動市中心的經濟發展等議題上。伊安娜則承諾以嶄新的視角來解決新舊的問題。她說:“波特蘭偏離正軌太久了。”
當主持人問惠勒市長,為何選民應對他有不同的期望時,惠勒承認批評者在露宿者和公共安全問題上針對他。
上月,市長曾揚言要退出無家可歸者服務聯合辦公室。他解釋:我們做得還未足夠,好讓露宿者早日離開街道生活。我們有不同的意見,但我會繼續與縣的同事合作。”
市長又提到,為確保市民的安全,兩星期前就建立了一個包括州、縣和市政府的警隊聯盟,結果非常成功。這星期他將再次召來這聯盟,製定計劃,確保社區在選舉期間的安全。”
至於伊安娜,儘管她未曾擔任過任何公職,但她強調,憑著她作為社區組織者和領導者的經歷,她將為市長辦公室帶來一個新的開始。伊安娜重申,她從不依靠少數有影響力的人來完成事情;我有權力動用各種各樣的人來完成事情。”“作為一個社區中人,也是這場競選中唯一從商的人,我相信我有能力做好這些工作。”
在今次的辨論會上,惠勒市長表示已聽到了要求種族公平和警改人士的聲音,他支持一個全新的警察監管會。在談到警察改革時,市長認為,我們亦需要專重警隊的意見,並指需要警隊參與,而不是離場不談。
伊安娜則表示,只有當領導人與在街頭抗爭的「黑命貴」運動積極分子會面,並就改革問題與他們合作時,事件才會取得進展。她說:“我們必須知道,抗議警暴的答案不是增加警暴。”“我的工作將確保波特蘭警隊能做好他們工作,並要他們在違反程序甚至法律時,需要負責。”
伊安娜一直將警隊問責作為她主要的競選政綱,她曾多次參與示威,並提出種族平等和結束警暴等綱要。
在辨論的最後,是兩位候選人互相問問題。
伊安娜問市長為何在三分二的市民不喜歡他的工作表現下,他還認為他值得連任。
市長回答時指,在三月份,這座城市陷入了新冠疫情危機,導致經濟停頓下來;接著有全國對種族正義的訴求,人們走上街頭,進行暴力;再有森林大火。市長直指這都分散了他的競選能力。他說:”我沒有任何競選活動”。他又指出社會中有很多的憤怒、沮喪和焦慮,作為市長「責任與我同在」。市長說:「我本應趁此機會競選,但我選擇專注於危機處理。」在這段時間市長同時亦經歷喪母、離婚之痛,再加上前任議員菲士離世,這都影響了他的工作效率,但他相信自己和他的政府。
市長對伊安娜的問題:您對領導一個有數十億元財政預算的市政府有那些直接的經驗呢?
伊安娜說:”我帶來的是實際的經驗,包括我的生活經驗,專業背景以及我在城市聽誰的聲音,以及我將召集誰來領導我們。”她強調設定城市預算不是由一個人來做的,而是先由一個人設定城市的未來然後才決定預算。伊安娜指,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有膽識,有遠見的領導人,能制定實際可行的計劃。她說:無論是運營的方式、經驗以及市政府如何按市民的價值觀和願景來運作,這都需要有更多的技能。
大選當前,波特蘭市正面對著不少的問題,市長似乎束手無策,這都令他的聲望漸落。根據一項最新發佈的獨立民調,伊安娜目前的支持率超前了惠勒市長11個百份點。她在5月初選時只有24%的票數,而當時市長獲得超過49%的票數,但因未能獲過半票數,所以要在11月再賽。
惠勒市長是自維拉凱玆(Vera Katz)女市長以來,首位競選連任的市長;而伊安娜如當選,她則會是波特蘭市的第4名女市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