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斯蒂議員不滿市議會不支持她 仍希望獲取波特蘭警隊的監管權


(本報綜述)波特蘭市議會上周否決了由非裔女議員哈迪斯蒂提出進一步削減警隊1,800萬經費後,哈迪斯蒂議員批評議會的同事們不支持她的建議。因為大多數議員們認為再削經費將對公共安全產生負面影響,加上這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和沒有足夠的意見來支持的建議。
在過去數十年來,哈迪斯蒂一直在推動波特蘭的警隊改革。 本地二號台就今次她提的議案未獲通過而訪問了她,其中問到哈迪斯蒂是否人們對她在警務方面的觀點有誤解,因為廢除警察確是引起社會人士更多的關注。
哈迪斯蒂回應時說:我一直都聽到說我是反警察的。其實我不是反警察,我只是反對壞的警察。我不是一個廢除主義者。 我知道有很多人想完全廢掉警察。 警察在我們的社區有其作用,但不幸的是,這作用卻被誇大了。
哈迪斯蒂議員發現自己一直處於波特蘭警隊改革討論的最前線,今年夏天在弗洛伊德逝世後,她一直被視為針對警察的領導,首先建議削減波特蘭警隊的預算1500萬元,再解散減少槍支暴力小組,學校警官和其它被她指為不公平地集中在“黑人”身上的特別小組。在弗洛伊德死後的幾天裡,成千上萬的波特蘭人上街抗議,要求警隊改革;而上述的建議就在這時候獲通過。
哈迪斯蒂說,警察的作用是破案,今年夏天,在波特蘭市和全國範圍內,罪案激增。 剛好在波特蘭警隊的減少槍支暴力小組被解散後,而今年波特蘭市的槍擊案件就出現歷史新高。
解散減少槍支暴力小組是哈迪斯蒂在後面大力推動的原因,城市審計顯示,儘管在波特蘭黑人佔人口的比例很少,但該小組主要阻截的卻是黑人。
記者再問哈迪斯蒂,如果在暴力犯罪方面能滿足她的要求時,警察會是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哈迪斯蒂說:“現在,我們需要他們破案。我們有47名偵探。我們不需要有減少槍支暴力小組,這47名偵探也可以完成他們破案的工作”。她又說:“我所知道的是,我們不是在本市的東北區製造槍支,對嗎?當談論到槍從那裡來,警察是專家,阻止槍支進入波特蘭市是他們的工作。我們需要利用現有的槍支法律來追究遺失槍支的人,因為這是他們的責任。”
她又指出,最近的暴力事件是與經濟不穩定、被隔離以及疫情有關,而不是警察的人數。
據波特蘭警察局稱,他們有610名警官,其中只有300多名巡邏警官。警察工會說,隨著人口的增長,警察的人數卻在收縮,使警察處於不利地位。目前也因警隊人手緊張,市民報警求助也未必能得到警察立即回應。
哈迪斯蒂說:如果我再聽到,因為我們從7月1日起削減了警隊1500萬元預算後,他們無法回應求助電話,那絕對是荒謬的。他們有2.4億元的預算,削減了1500萬元就變得無能為力? 這是絕對不可原諒的。我要說的是,他們在如何運用資源方面的功夫做得很差。”
一直希望得到波特蘭警隊監管權的哈迪斯蒂,仍希望惠勒市長能將監管權轉交她。她承認如她真的獲得警隊的監管權,警隊將有更多人離開,包括一些將退休的警務人員,因為他們不願按我的期望工作。她表示對她來說這絕無所謂。
根據波特蘭警察局的數據,退休潮早已開始,在今年內,最少已有70名警員離職。他們都投訴沒有得到市政府的領導層,包括市長和哈迪斯蒂議員等的支持,這也是他們決定離職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