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暴亂過後的市長候選人再辯論 更火爆

(本報綜述)大選臨近,波特蘭最受關注的市長選舉,隨著外間對市長處理示威不滿,民調結果的支持率是惠勒市長的對手伊安娜領先。上周的首場電視辯論被指為打平手後,周一由二號電視台主辦的第二場電視辯論中,場面火爆。
對周日的暴亂,市長首先說:我毫無疑問的譴責今次的暴力,這是作為領袖需要做的,說明這不是我支持的,並說,要那些行使暴力的負責!市長直指伊安娜曾公開宣稱自己是反法西斯主義,並說有時一定要暴力示威才有效果。
伊安娜立即反駁,說她要更正這紀錄。她說:無論是誰所作的,所有暴力都是不對的!示威不停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市長未有譴責警察的暴力行為。伊安娜表示,如她當選,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委派非裔議員哈迪斯蒂為監官警隊的專員。
除此之外,二人的辯論還集中在疫情和遊民問題上。
伊安娜指,要幫助波特蘭市從疫情導致的經濟崩潰中復甦過來,我們需要的是一名“小企業市長”,以確保資金投放在真正需要的人和地方。她說:“我們需要確保我們的投資目標明確,投資公平,我們不支持華爾街,我們支持波特蘭人。”
惠勒市長說,波特蘭市是全州首個建立經濟復甦行動組的城市,也是第一個向有需要的個人和小企業“掏錢”的城市。在未來幾周將有更多援助送出。
在露宿者方面,伊安娜表示,她一直以來與街坊們合作解決這問題,她明白露宿者需要有基本的衛生,垃圾和公共援助。她說:“就如我多年來呼籲的那樣,需要建立更多的臨時營地,而政府才剛開始這樣做。”
在這方面市長承認在協助長期露宿者和現今露宿街頭的人做得不夠。市長表示他已找來300張床位,仍在努力找尋更多機會。並指出已在全城設有公共衛生設施,又安排清理垃圾和塗鴉。市長說,重要的是,為露宿者提供人性化的服務,將他們和廣大社區的安全擺在首位。
今場辯論結束後,誰是贏家?
太平洋大學政治學教授摩爾說,沒有明確顯示誰是贏家,但這可能有利於伊安娜,因為她在民調中領先。他說:“但請記住,還有三分之一波特蘭人沒有下定決心。”
今年的波特蘭,在經歷多月來的示威衝擊,加上總統經常嘲笑領袖無能,使一向不為人關注的波特蘭市長選舉也成為全國焦點之一。報導指惠勒市長特意不理特朗普,但持不同政見的這位競選對手卻是一個極大的威脅。伊安娜更表明,如她上任,她會削減警隊5,000萬元經費。市長在5月已削減1,500萬元警隊經費,但拒絕再減。
摩爾教授指出,這場競選充滿變化,他認為導致惠勒失敗的是對示威的各種複雜反應。這場選舉對全國都重要,不僅是因為示威,還因為總統。
惠勒以大比數勝出初選,但之後,示威一直是本市的頭條新聞。商界和溫和派對他讓示威持續這麼久感到憤怒,令惠勒的支持率直線下降;而極左傾的伊安娜卻獲得不少支持,她多次參加示威,並派出標有天天反法西斯“ Everyday Antifascist”的競選標語。
惠勒市長最近對美聯社說:“在接近革命的變革熱潮中,對於像我這樣的候選人來說,困難是要尋找難以捉摸的中心。我不認為妥協是一個骯髒的詞,我著眼未來,而不是眼前的一刻—現在,我們正處於歷史上非常恐懼,焦慮和激動的時代。”
目前要擔任波特蘭市長一職,絕對是一份苦差。但惠勒市長希望連任,而伊安娜則覺得她會做得更好!
惠勒說:我相信我可以為全國和本地面對的撕裂作橋樑;伊安娜說:這時代的領導是來自街上的,而我和我和的街坊們已經在做這工作!
惠勒市長知道暴力示威將成為整個競選的焦點,他說:「警隊要負責重建公眾對他們的信任,而他會讓暴力示威者對他們的行為負責。」
伊安娜則指出反警暴示威不可能出現更多警暴,她說:「對多年來警察謀殺波特蘭黑人的事實我們要有回應;直到領導人願意坐下來作出明確的回應,否則我不相信示威會結束-其實也不應該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