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入中 ...
位置:  主頁  >  昔日新聞  >  新聞

保護百年名聲  中華會館正式入稟法院 禁制有關人士繼續以中華會館名義在外進行活動

刊登日期: 12/27/2018

保護中華會館百年名聲  中華會館行政董事局正式入稟法院

禁制有關人士繼續以中華會館名義在外進行活動

並聲明 一月一日外傳的就職禮全跟中華會館無關

  (本報訊)中華會館於12月24日(周一)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在12月21日中華會館已正式入稟法院,控告余仕維、許邦盛、陳志文及張奇威四人非法盜用中華會館名聲,禁止他們繼續以中華會館名義在外進行活動。

中華會館選舉一事,自10月底開始競選以來至今,仍是鬧得熱烘烘的。由於11月5日的投票活動出現舞弊的情況,當時的中華會館主席在投票結束前已宣佈了選票無效。選舉結束當晚,選舉委員會及中華會館執行董事局經商討後亦宣佈選票無效。但聲稱已「勝出」主席一職的余仕維先生與其支持者,一直無視中華會館所發的聲明和律師警告信,更在沒有向所謂當選人士徵詢及得到同意下,發出包括他們名字的內閣職員名單,及以中華會館名義廣發邀請函,邀請各界於一月一日在悅龍酒家舉行「就職禮」。

中華會館新聞發布會的情況

在別無他法來阻止這一方的非法行為下,中華會館於上周五(21日)正式入稟法院,希望透過法律來平息事件。而本地主流報章「俄勒岡人報」(Oregonian)亦從麥縣政府的司法檔案中找到這案件,並已於周五刊出報導。中華會館執行董事局成員為此特別舉行了新聞發報會,除了記者外,還邀請來自不同社團的代表出席,解答大家對這事件的疑問。出席的僑團代表有前中國聯誼會會長黎觀城、中華會館永遠顧問雷培新、協勝元老陳仕力、甄錫祥、溯源堂主席鄺炳麟、合勝堂候任主席羅麗嫦、龍岡代表趙秀珍及副主席候選人許邦盛。

李汝堯主席交待整個選舉事件的始末

新聞發佈會一開始先由李汝堯主席交待整個選舉事件的始末。

之後,有記者問,其實整個選舉結果的爭拗,是否在於中華會館永遠顧問的權力問題及另一方對協議書的看法不一樣而導致的。

現任中華會館主席李汝堯及曾任中華會館憲法修改委員會主席的雷兆祥異口同聲回答,在該會的會章內清楚列明,作為永遠顧問,他們有權出席任何小組會議及有一票的投票權,並是中華會館的終身會員,除此之外,就是提出建議。執行董事局成員之一的雷兆祥司庫強調,永遠顧問是沒有任何的權力的,他們是沒權推翻主席或任何委員會通過的決定。所以由兩名永遠顧問發邀請函是得不到官方的認可,他們亦無權用中華會館名字作任何事情。李汝堯主席再指出,中華會館只有主席能夠發信函或文件,但必需經英文秘書蓋上中華會館的鋼印才算是正式的官方公函。而外傳的文件則全未有經此程序,所以余先生一方一直在濫用中華會館名義發信。

說到對方對英文協議書內容的解讀時,新聞發佈會當日,有一名有幾十年記者經驗的美國人Denny出席,當場被問及這協議書的看法,Denny 直指:「非常簡單及清楚,協議書上寫明是「無效」選舉,就算數了票,贏了,仍然是無效。」他還說:「為這而鬧上法庭,會是一個笑話!」

一直被作出不同解讀的協議書

許邦盛先生的看法則不一樣,他一直在爭持就算有這「無效」的條文,因為大家簽了名同意數票,所以結果仍是有效的。他這說法,令到當時在場的一名僑領大聲指出:英文的invalid 就是無效的意思,無效就是無效!

至於這份協議書,余先生一直只拿協議書的上半段,斷章取義的向公眾稱,這是大家簽字確定的,選舉結果是公平公正的。而協議書的下半段清楚寫明:「大家已明白這是一個無效的選舉」,但仍被解讀為「有效」選舉。

當日出席記者會中的僑團代表似乎對選舉過程發生的事情不太清楚,而許邦盛在接受英文媒體訪問時更說:「因為他們輸了,所以宣佈選舉無效。」

波特蘭市的華人社區不大,要顯示社區的力量,還須靠僑胞們的努力合作,今次事件,就如黎觀城先生說,已損害到華人社區。許邦盛先生在離場時向大家表示,希望能座下來,商討解決問題的方法,因為華人社區是需要大家的合作才能有進步的!李汝堯主席表示極之同意這做法,並表示這也是中華會館的意願。

李汝堯主席表示,經過今次選舉,發現中華會館的選舉漏洞太多,他將會與其他會員制定一套選舉制度作為將來選舉的指南,確保對每一名有志服務大眾的候選人都得到公平的對待。

其實,中華會館選舉活動一向都有漏洞,只是以往的選舉,主席候選人多只有一方,但今次卻有兩方候選人。新一代當權的會員希望能將選舉制度做得更完善,決心將今次的選舉做到公平公正。但可惜,一開始就被破壞了整個程序,李汝堯主席希望用少於一年時間先讓大家心情平伏下來,然後再摘日完成今次的選舉,屆時希望見到的是一個公平公正的選舉。希望新一代的中華會館成員能將中華會館帶領入一個民主的新紀元,真正做到服務本地華人社區的宗旨!

 

為了讓大眾更清楚整件事情的發生過程,本報集合了各方的資料,列出今次中華會館選舉事件的重點和歷程表:

-中華會館選舉委員會在選舉之前已開會決定請來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負責選舉日的整個選舉過程,並限制候選人及其他無關人士不能進入選舉場內,以確保選舉程序的公平。

-11月5日選舉當天,一開始,選舉現場已被余仕維先生的10多名支持者「霸佔」,他們阻礙甚至禁止持第三方中立立場的會計師事務所職員執行職務,令到會計師事務所職員只能站在旁看著,職員看到的是余方的支持者在影響投票者的意向,甚至向投票人士出言恐嚇。有投票人事後向中華會館投訴,有支持者向他們大聲說只能投票給余仕維一方,否則不要投票。

圖中白色字條是由余方支持者派予投票人
意圖影響投票者的意向

-到下午約三時半,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接獲投訴後,隨即派出一名義工到場調查為何員工不能執行職務,經與余方支持者一番理論後,他們才離場,會計師事務所職員才能恢復執行職務。經與員工的徹底審查後,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及當時中華會館主席黃裔明均得知會計師事務所職員無法按合約所定,維持選舉程序的公平公正。

背向者為會計事務所義工在向餘方支持理論

-到下午五時,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發出聲明,表示因為選舉現場的混亂情況,該會計師事務所無法核實選票的公正性。黃主席收到會計師事務所的聲明後,再聽取選舉委員會成員陳述現場目睹的種種不公正行為後,立即發聲明,宣佈:今次的選舉無效。有不少得悉這消息的人士都取消到來投票,但投票仍繼續至晚上八時。

-晚上八時,投票結束,選舉委員會連同中華會館執行董事局成員(包括陳志文及雷培新永願顧問)舉行閉門會議,並投票通過確定選舉無效,決定銷毀所有選票。

-開會完畢,委員再進入選舉大堂,當時坐有10多名余仕維先生的支持者,當宣佈銷毀選票的決定後,由現場人士拍下的影片內看到,余仕維先生一直在鼓動兩名顧問,向他們游說二人有超越主席及委員會的決策權力,並在支持者的附和下,催迫大家一定要開箱點票。

-經過余先生努力的游說,陳志文顧問宣佈點票。但遭黃裔明主席極力反對,選舉委員會一直與主席作緊密的溝通。

-按余仕維先生在微信群提供當晚的短訊紀錄:

9時23分:黃主席:在開箱點票前,我一定要先看到一份雙方簽名的開票協議書;

9時24分:中華會館英文秘書李素英在寫協議書;

9時27分:李汝堯上傳協議書,並詢問黃主席,他們是否可以簽這協議;

9時29分:李汝堯上傳已由兩名主席候選人簽名的協議書;

9時30分:黃裔明主席說,要在協議書上加入「所有人士均明白這是一個無效的選舉,會計師事務所已書面通知我們」的條款;

9時33分:余仕維回答:沒有這必要;

9時34分:黃裔明主席回覆:沒有這些條文,我不會批準開箱點票,要防止有人日後會來指摘我不知道這是一場無效的選舉。

余先生提供當晚的短訊記錄

-按李汝堯提供當晚同一個與黃裔明主席及余仕維的短訊紀錄,他們之間的通訊還未有完:

李汝堯主席提供同一個短訊記錄餘下的兩句

接著黃裔明主席還說:我不同意這協議書,因為細節不夠,立即廢掉所有選票,不用再問。

但點票仍然發生,負責點票的人士,絕大部份都是余仕維先生的支持者,結果由余仕維和許邦盛的一方候選人勝出。

當時的黃裔明主席在選舉當天下午3點零7分的短訊群內
表示:單憑這張照片,你已可廢掉今次的選舉。

-11月11日,黃裔明主席在香港公幹時突然離世,按會章,主席一位由副主席頂上,李汝堯上任後再一次確認今次選舉無效,會於2019年11月第二個星期前摘日再選,在過渡的一年內,所有董事續任一年。

-11月19日,中華會館向余仕維發律師信,要求他們立即停止濫用中華會館名義發放消息。同時在波特蘭新聞刊載發聲明;

-11月28日,中華會館再向余仕維先生、陳志文顧問及馬姓的董事發律師警告信,警告他們停止繼續濫用中華會館名義發放假消息,否則採取法律行動。律師信及聲明刊於11月30日的波特蘭新聞上;

-12月14日中華會館刊出嚴正聲明,指摘余仕維聲稱已當選新一屆主席,並發就職邀請函。中華會館嚴正聲明從未承認這次無效的選舉結果,並會起訴余仕維先生及其餘三名涉事人士,禁止他們繼續利用無效的選舉結果混淆公眾視聽;

-12月21日,中華會館正式入稟麥縣法院,狀告余仕維、許邦盛、陳志文及張奇威;並重申:

2018年11月5日的中華會館選舉無效;

前主席黃裔明已決定今次的選舉是無效;

現任2017-2018董事及職員將授權再任一年,直至新的選舉;

已發出一項臨時禁制令或永久禁制令,禁止被告人印發或張貼任何的口頭或書寫文件或聲明任何有關中華會館11月5日選舉所謂有效的消息,或指余/許二人是中華會館正/副主席;或以中華會館名義發出聲明、成立小組、指派職員、舉行會議,或企圖領導或操控中華會館的行動。

-12月26日,執行董事局通過,暫時罷免余仕維、許邦盛、陳志文及張奇威在中華會館的職務,直至法庭有裁判結果。

 

  • 刊登日期: 12/27/2018 @ 15:26
  • 最後修改: 1/3/2019 @ 14:28
  • 類別: 昔日新聞

You might also like...

無證移民駕駛權利的是與非

更多 ... →